【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】(自改170-176 完)【作者:離愛遙遠】   乱伦小说 
字数:1688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題外話,怎么说呢,这文章断断续续地在看,越看越觉得像吐血,文章就是强硬缝接在一起的,不管有没有理,作者现在就是这样。而且,作者好似有意这么做似的,或许是想拖字数吧,又或者认为,这样写吸引眼球还有人在看这文就接着是这么写,反正有人看就行了,还管他,差不多就是这种态度。我是看到有口闷气闷在心里,出不来,所以就想着自己写写改改来舒舒气。实在是看到吐血想摔手机砸电脑……

             看前回顾一下前文

                正文

  什么情况?这是我的第一反应,我有点不相信眼前看到的,我赶紧揉了揉眼睛,同时晃了晃头,难道还没有清醒?一切都是幻觉?还是说自己在睡梦中?可心怎么会往家里带一个男人?这个男人是谁?可心和他如此的亲密,还坐在他的身上,可以这么喜欢把一个人当成人肉椅子吗?此时我感觉到自己的心似乎都碎了,可心真的和别的男人鬼混了?一切都是真实的吗?

  此时我只能看到那个男人的头顶,根本看不到他的脸,我无法淡定,从小马扎上站了起来,踮起脚尖想看一看那个男人的脸,只是我根本无法看到他的脸。冷静,先不要着急冲出去,先不说俩人现在没有发生什么,首先搞清楚这个男人的身份,万一是可心的远房亲戚,自己弄了个乌龙,该如何向可心解释?

  稳住,一定要稳住,我在心里一直在告诫自己,至少俩人现在什么也没发生,衣服都完整穿在俩人的身上,俩人也没有接吻爱抚等亲密的行为,可心只是坐在了那个男人的身上而已,或许是和自己的亲属晚辈闹着玩呢。假如……假如那个男人真是可心的野男人,那么俩人可能已经发生过关系了,我现在冲去也无法挽回,还不如稳住躲在这里,先看看到时候再说吧。想到这些,我平复下自己的呼吸,不让自己发出声音,以免打草惊蛇。

  「总是这么小心翼翼……你不是说他要出去好几天嘛……」正当我放缓下呼吸的时候,客厅里传来男人说话在声音,我不由得向那方向细细看去,被可心坐在身下的人肉椅子。

  「这个谁知道呢……我也不敢保证……」可心的声音中带着微微的喘息「唉……每天都是这么小心翼翼……一点都不痛快……」

  「该给我老公打电话了……」可心没有回那个男人话,而是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,已经是晚上6点42了,可心准备从那个男人身上起身给我打电话。
  「啊哦……」

  可心刚准备从那个男人的身上起来,却被那个男人又「拽」了回去,让可心发出了一声惊呼。听到可心的这声惊呼,心里突然很痛很痛,按照道理说,可心被人突然束缚了一下,发出惊呼十分正常,但是可心的这声惊呼却似是女人做那个的时候的声音……

  「起来干嘛?就坐在我身上打呗……」那个男人轻轻地说了一句。

  可心小小的惊吓了一下过后,只能叹气了一声,之后拿出了手机,面带复杂的用手指滑动着屏幕。和那个男人比了一个嘘声的手势之后,拨通了电话。看到可心那嘘声的样子,心中更加的酸楚了,你不想让我知道你此时正在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6,但是你可知道你的丈夫就在你俩的咫尺……

  「怎么了?」那个男人问道。

  「电话关机了……」可心的声音带着一丝失望说道。

  「那不正好,关机说明他正在忙,所以你不用担心什么的……」那个男人听到可心说的消息,一下子声音竟是提高了一些,似乎带着一丝兴奋。

  「我和你想的不一样,他关机你或许会高兴,但是我却担心,因为我无法确定他是否安全,我老公的工作是比较危险的……」可心听到那个男人的话语后,带着一丝不满说道,似乎在埋怨那个男人。

  「好了好了,我错了……不过咱们不是说好了嘛,咱俩在一起的时候,不要称呼他为老公……」那个男人似乎也和可心针锋相对,声音中带着一丝不满。
  「好吧,你错了,我也错了,咱俩各错一次,扯平了……呵呵……」原本我还以为可心会因为我和那个男人再争论一下,只是没有想到可心的回答出乎我的预料之外,她竟然借着刚刚的借口和这个男人妥协了。

  在他们说话的期间,我将已经再次开机的手机打开摄像,将摄像头的方向对着可心他们的方向放好。我必须要出去看看,虽然声音听起来有点熟悉,但是我却不敢肯定。我装作一副刚刚被超醒似的,打着哈欠抹抹眼慢慢将手向门伸去,之后向一边推去。

  「那咱们今晚就在这里……」听到可心的话后,那个男人似乎很满意,得寸进尺的问出了这个问题,竟然想在我家里过夜?

  「想得美……一会你赶紧回去吧……」结果换来可心的一阵嗔怪。

  「好,那我回去,但你至少到楼下送送我吧……」可心的回答让那个男人泄了一口气,最后终于不再要求其他的。

  「送你当然没有问题,别使坏……」可心笑了一下,之后用纤纤玉手轻轻拍打那个男人的额头一下,显得十分亲昵。可心的臀部被短裙遮挡住,她深吸一口气,之后咬着下唇准备起身,看到可心的样子,我感觉十分的奇怪,只是从人肉椅上起身而已,至于下这么大的决心嘛,只是当可心的屁股离开那个男人的胯部的时候,我脑袋轰的一下,差点炸开,只见可心的臀部离开那个男人的胯部后,短裙的裙摆也散落下来,盖住了可心的臀部,只是却掩盖不住俩人之间连接着的那根黝黑、粗长、青筋环绕的大阴茎,此时阴茎上水光闪闪,沾满液体,男人的裤子都没有脱,直接打开前开门拉链,从前开门里伸出了那根粗壮的阴茎。直到现在我才注意到可心的内裤从始至终都挂在她的脚踝处……原来俩人在说话的过程中,可心的阴道里一直插着这根粗壮无比的阴茎,俩人甚至连衣服都没有脱,可心脱下了内裤,那个男人打开了前开门,就这么插入了,而且保持插入的姿势谈话这么久。

               (171)

  随着门慢慢被我推开,发出的声音传入了几人的耳中,刚刚还嬉笑着起身的可心,好似受到什么惊吓似的,跌坐回那人的身上,面部微微抽搐下,似忍受着什么痛苦一样。之后她脑袋僵硬地向身后转去,眼中有着惊恐亦有着些许希翼,希望是自己的错觉,因为可心知道,那个方向,是放着公公婆婆的灵位的地方。而现在有推门的声音,有可能老公回来了,老公回来都会习惯性地待在里边一会的。如果,如果老公真的回来了,他是不是都看到了,可心现在脑里都是恐惧和慌乱。「啊……」

  「啊……老婆,你回来啦。呵呵,在和爸妈说了会话,不知不觉就睡着了,可能是有点累了。」我装作刚刚睡醒一般,大大地打了个哈欠,伸了下腰。
  「啊……啊,老,老公,你回来怎么不先打个电话回来给我,等我……等我好准备一下啊」可心明显有些慌乱,想站起来又不敢,或许是站不起来吧,毕竟里边还有着那么粗的东西。又有点慌张地想在身边找些东西替他遮一下,似不想让我看到,脚还乱踢了几下。

  「嗯,提前回来了,想着给你个惊喜。咦,有客人来做客啊,是谁啊,你怎么坐在别人身上啊。」我装糊涂,向着他们走去,我要看清楚,虽然声音有点熟悉,但是我却不敢肯定,必须要走到他们面前去看清楚才行。

  「啊啊,是呢,嗯,他是,他是……啊,老公,等下再说吧,你回来了,就先去洗澡,我去准备顿丰富晚餐,你应该还没吃晚饭的吧……」可心看着越走越近的我,眼神都显得慌乱,都不敢看着我了。

  「嗯……是呢。」虽然我是这样回答着,但是我还是没有停下脚步下来,快了,快了,很快就知道他是谁了。

  「啊……」可心突然发出的一声惊叫,把我吓了下。但是,当我终于走到他们面前的时候,在我正对面的他们,我终于看清楚这人是谁了。

  「你……原来是你……」当我看清楚那男人的面时,我心中就冒出了很大的一股怒火,不仅仅是对这男的,还有的是可心。此时的我满面怒容,应该是挺吓人的,因为我从可心的脸上看到深深的恐惧和绝望。

  「不,不是这样的,不是你想到的这样的,老公,不是你想的那样的,你听我解释,我只爱你,我的心里永远都只有你一个,永远爱的都是你,我对你从没变过心。之前我请求你原谅我,我说过再也不会犯错的,我会不再犯错的,你相信我老公。」

  如果不是刚刚看到,或许,我听到可心的这番话,我真的会相信可心,之后就会听从可心的话去洗澡,等待她为我做丰富的晚餐吧。可是,我……

  「你先起来再说,你这么坐在他身上。」我强忍住怒火,用有点低吼的声音说到。

  「我……我……,那个,我……啊……」可心低着头,我看不到她的表情是怎么样的,但是,当她抬起头看我的时候,我看到她眼里好似下定决心似的。但是还没等我想明白是什么的时候,我听到可心突然的喊出来了,似那种痛苦又愉悦的声音。

  「呵呵……原来你就是这样爱我的,之前念着我们夫妻感情,还有一些别的原因,所以我才会原谅你的,但是,但是你现在……」

  「啊啊啊,不是,老公,不是这样的,你听我说,我是有原因的,你先听我解释,你听我解释,嗯啊……」

  看着手足无措的可心,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样。但是,可能可心忘记了吧,她猛地想站起来拉我的手。但是,忘记不等于不存在啊,还插在她阴道里的粗大阴茎,随着可心的站起,被往外拉出来。裙子向下散落,但是阴茎不仅粗大,还很长,裙子虽然遮挡着一部分,但是还有很大一部分漏出来了。可心在这一刻才记起阴道里还插着他的阴茎,而且,还让她体会到很满足的一下。但是看到我眼里,却让我差点失去理智,满腔怒火。

  「啊,老公,不是,不是你想的那样,不是你看到的那样的,你听我解释,你听我解释,听我解释……」可心到这一刻还想着为自己狡辩,让我越来越气愤。
  「哈哈……解释,解释啊!你现在不是在解释吗!不是在给我最好的解释吗,哈,不是吗?」我用近乎吼叫似的对着他们。

  「不是,不是,不是这样的老公,啊啊……不是啊」

  看着可心这样,我真的不想再待下去了,我转身想离开这里,但是我的手却被可心拉着,是我顿了一顿。然后,我听到「啵」的一声,手接着一沉。我知道那声音是从哪发出来的,现在可心整个人差不多吊在我手上似的。之后,可心没有理会抽出后的身体酸软,应该还有那种空虚和失落吧,站起来抱着我的手臂。
  「老公,你别走,听我解释,真的不是你看到的这样,听我解释,我是有原因的……」耳边传来可心虚弱的声音。

  「你还想怎么解释啊,还想这么再骗我一次吗」

  「没有,我没有想过骗你,你听我解释,是……」

  「我不想再听你所谓的解释了,我,我们……我们明天去趟民政局吧」
  「不要,我不要……老公,我不要离婚,我不要离婚」

  「放手」我用力挣开了可心。可能力气有点大吧,可心当即倒在地下。
  但是我还没抬步走,可心又抱住了我的腿。(这里边的是编辑时写的,但是又不想写上去正文,就在在括号了写写,留出来看看吧:「老公不要,我不要,听我说,是,是冷冰霜,都是冷冰霜,真的不是你想的这样,她想我们离婚,这样她就可以和你结婚了」)但是我只是望了下她,见她不断该抱着我身体的位置想着站起来。

  「啊……」

  「啊,老公,你没事吧,血,流血了,怎么办」

  不知道是不是被可心拉着,想着离开,在挣扎的时候摔倒。又好像被人在推了一下,才会摔倒。在倒下的时候,原来眼前真的会是一片空白,但是又好像一片漆黑。头好痛,好痛……或许是伤着头吧,可是为什么这么累呢,想站起来都站不起来呢。嗯……这是什么啊,眼前划过的是什么呢?血?血啊,也是,坑伤头嘛……

  「怎么办啊,怎么办啊,流了这么多血出来。」

  模模糊糊的看到的应该是可心吧,可心身后还有个身影,想看清楚却越看越模糊。

  「我不是有心的老公,我不是有意去推你的,怎么办,头坑到电视柜台角,现在血一直在留啊。快,快去房间里帮我拿医用箱出来,止血,对,要先止血……」可心对着身后的男人说道,声音都颤颤抖抖地。

  我模模糊糊看着眼前的一切,感觉可心在我头下垫了个东西,之后跪在身边俯下身来,显得慌乱无措的不知道该怎么做。然而她身后的男人听到她的话反而没有离开,而是往她走进。

  「啊……你做什么啊,不是……啊……」

  「啊……不要闹啦。你刚刚推我,现在出事了,还不……啊哈」

  「啊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  我费力的将自己翻过身去,看到身边的是那男的紧挨着可心的身后,可心现在似母狗一样前身俯下去,然后那男的就在可心身后前后动起来了,而可心亦开始从口中发出「嗯嗯……啊啊……的声音」。我突然觉得,世界都变成黑白了,我僵硬地向着阳台爬去,爬去……渐渐地我发现都黑了起来,身体好似也动不了了,但是耳边还挺到可心那满足舒服无比的叫声。

          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自改

  首先,我向性大大道歉。看了几次这几章之后,就一时火遮眼,都没去仔细想过其他,就学人去自改,真对不起。而且我也是第一次学人学,去码字。小说文章平时是看得多,在看小说的也会冒出好多自己瞎想的情节,觉得这样也不错。但是,当你真的去尝试的时候,发觉还真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,所以呢,很多人都看出来字里行间都有些稚嫩。我也不是说讨厌性大大,我还是非常喜欢的,毕竟我对月老可是着迷得很,可是看得忘记时间和牺牲了好多生命蛋白。至于收养这文,我就是被里边的不与现实相符的理,害的人都不理智了。比如,人的手指都是向一个方向弯的,但是文章却给我种先向后折弯一节再向前弯,手指还是直的,好的。

  我也知道徐建的失忆,是预先想好的下文中一个必要的设定,也就是剧情需要。但是,却需要如此生硬去推进剧情,就太过分了。我就因为这个生气的,仅仅是讨厌大大的这一个动作。明明刻画的人物已经有灵的了,却还要用线绳束缚着,牵着往特定的方向走,把这灵抹去了。不谈可心,毕竟女人心海底针。但是徐建是个从事曝光存在黑暗面下的记者,人物应该是有敏感的洞策力,还有果敢之类的特征,而不是什么都要寻根究底,又怕事的的屌丝一类。第一次去查可心,可能出于不相信和念情,所以才会查的这么细。但是,明知道可心变过心,虽然认错了,但是,心底上对可心的事可是相当敏感的,因为,心里不放心了。而且,在家里看到可心带回个男人在家,还如此亲密,这丝潜藏的不安,就会浮上来的了,之后就会变成使人失去理智的怒火了。不管那男人是谁,都会出去看一眼的,而不是躲起来。亲戚,朋友,不确定?!莫非这不确定是谁,就不应该出去吗?这可是在他自己家,却反倒成为他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所以才躲起来……
  其实,我认为,想徐建失忆,不必这么。顺一下人物脾性也可以的。在这种时候,徐建不可能还似以往一样,躲在后边看的了,撞破是肯定的了。而且,想徐建出事失忆,其实好简单,只要大大你想,就会有人帮你一把的,就好比我写到的,有人在他背后推了一把,之后再来个小场面爱爱。人其实很弱小的,当你遇到这种事时,受到的伤害很大的,人便会自己保护自己弱小的心灵了,比如失忆。而这么几年没见的人,不仅仅长大的,应该还更凶狠和仇恨徐建了的吧。「是哦,如果没有他的存在,可心或许就是完全属于我的了」只要他有这种想法,那么,他就敢去推的了。这样就顺理成章了……我也就是这么想的,不过每个人的思路不同,或许大大有其它考虑吧。

  嗯……这么在别人还在连载间发表自改,真的是不对,之前没有想过这方面,对不起。但是我又不知道在哪找到大大说明,也就只能在这里写写,希望有人帮忙传达一下下。所以也就再次发了一次出来了,望见谅。码得乱七八糟的,明明还有一堆想好的事要说,码着码着就忘记了。算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172

  「呵呵……原来你就是这么爱我的……」看着老公一脸怒气冲冲,眼里有怒气,有痛苦,有不信……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我,令我本已经慌乱的心更加慌乱了。
  「不是,不是这样的,老公……」我想要去试着解释,但是却说不出一句话出来,只有一个个动作在述说着我的难言。

  「不是这样……那你说,是怎样……」

  「老公,你听我解释,听我解释……我是因为有原因的……」看着老公脸容上越来越多的怒火在堆积,好似随时都会爆发一样。

  我想着站起来去抱住老公,这样会让我觉得安心不少,而且,也能够让老公悄悄冷静下来。可是,当我动起来的时候,我才记得,我阴道里,还插着一根又硬又粗的阴茎,我不禁就「啊」的喊了出来。『怎么还这么硬挺挺地插在里边啊,刚刚突然站起,阴茎被拔出了一些,里边被摩擦产生的刺激差点害我站不稳又要跌坐回去了。明明以前被吓到会立刻软下去了,现在却还这样……不对,怎么他还硬挺挺的啊,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了』我没有再去深究他为什么在老公的面前还硬挺挺的插在我的阴道里,努力稳住被特然刺激到有些酸麻的身体,不让自己的辛苦变成白费。

  「……解释,解释……你这不是在和我解释吗?不是给我解释了吗!!」在我稳住身体后,耳边传来来了老公有点低吼的话语,还有沉重的呼吸声。

  「我们……我们明天去趟民政局吧」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却听到让我感到恐惧的话。当我惊愕地抬头望住老公的时候,我看到老公眼里有种释然,之后就准备转身离去了。

  『不……我不要离婚,我不要离开老公,我不能让老公离开我,不能,不能……』我脑子里,此时回荡着这些话语。我没有再去理会拔出插在阴道里的阴茎会怎样了,我现在一心想着不让老公离开。我忍着阴道里传来的一阵阵刺激,尽力伸手去拉住老公。好不容易手触碰到老公了,也不知道那来的力气,我就这么死死捉住。

  我看着被自己双手拉住的老公的手臂,身体却一阵阵地在轻微地颤抖着,之后身后传来「啵」的一声很大的声响,我知道那是龟头拔出时发出的声音。当龟头拨出来之后,阴道里有种空虚和失落,而且全身酸软有种想就这么倒下去好了的想法。裙摆散落下来再次为我下体作遮掩而尽力,想毕那东西也离去身体有些距离了吧?!迷离的眼中,再次印入老公的身影和面容,猛的一激灵,我死死地抱住了老公的手。

  「放手」

  第一次,老公还是第一次这么对我。老公用力抽出被我抱住的手,虽然我紧紧抱住,但是老公用了很大的力,再加上自己身体酸麻的原因,手被抽出来了,而我却跌坐在地上。眼看着老公抬步要走,我向前抱住老公的脚。

  「不要,不要……」抱着老公的双腿往上爬想站起来,使劲的摇着头,口中还胡乱的说些话,希望这样能够阻止老公的离去。

  「啊……」

  突然,身体向前倒去,因这突发的情况我叫喊了出来。但却被一声更加大的喊声覆盖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 【173】

  当我撑起身子抬起头来时,看到老公也倒下去了。可当我往前看去的时候,我瞳孔猛的缩起来了。因为,我看到老公的头是一撞在电视柜台的上。

  我慌忙起身过去查看。我小心地将老公身子翻过来,只见头上有道很明显的伤口正在往外流着血……

  「我,我……我没想过会这样的,老公,我不是有心的,我不是有意去推你的……怎么办,怎么办……」

  我轻轻扶起老公的身子抱在怀里,看着老公头上的血随着身子被我扶起,划过眼球在脸上留下一条刺眼的红色痕迹。一心慌乱紧张地问老公你没有事,但是老公口中只有偶尔发出「痛……痛……」的呢喃,眼神迷茫地看着我。

  看着老公脸上的血迹,和伤口溢血有加大的情况,我将老公身子放开,平躺在地上,接着拿来抱枕掂在老公头下。跪了下去向前俯下了身子,手里拿着几张湿巾想抹一下老公脸上的血迹。

  「怎么办啊,怎么办啊……都怪你……」听到背后慢慢走近的脚步声,我声音有点幽怨地说道。

  「为什么怪我」接着听到他的回答,声音里带着一丝丝不高兴。

  「啊……你做什么啊。」原本我还打算责备他几句的,但是突然感到屁股凉飕飕的,才发觉他已经走到我的身后,还把我的裙子掀了起来,左手贴上我的左半屁股,捏了一下。

  「啊…不要闹啦,都怪你刚刚推我,现在出事了。」我伸手向后拍开他作乱的手,没有拉下在腰间的裙子,屁股就这么对着他,带着点嗔怪的语气对他说。
  「我没有」他声音里有种说不清是高兴还是得意在里边。

  「快,快去房间把医用箱拿出来,血还在流。止血,要先止血。」我转过头,嘟着嘴,眼神里满是不高兴地看着他,还有吗直挺挺地在哪一跳一跳的阴茎。
  只是他却还站在哪里,眼神一直看着我的哪里。被拍开的手,再次贴了上来。手掌轻轻地从左往右摩擦着屁股,来回几次之后,手掌就突然对比上阴户上,中指还陷进阴唇里去了。

  被他这么来回轻抚,身体一阵阵麻麻的感觉传来,正想着去阻止他,突然覆盖上自己阴户上的手,还有挤进大阴唇里的手指,猛得刺激得身子一抖,阴道里更加热和湿润了,感觉他的那根手指都沾湿了。之后那根手指就上下地滑动起来,就这么地摩擦着。甚至,还将手指直接插进阴道里,前后抽插和扣挖起来。酸麻的快感使得我开始乏力,撑着得双手再也支撑不了了,我趴下去了,急速地呼吸着。

  看着他嘴角扬起个得逞的笑容,双手环在我的腰胯上,矮了一下身子,之后,一个火热的物体顶着我的阴唇。我想过要摆脱,可是,阴唇和龟头好似粘在一起,使得我挣脱不了。接着他向前猛的一挺,我「啊…」的一声喊了出来,阴道被强硬的顶开,一下子就顶着子宫了。「啪」,两人就紧紧合在一起了。哪里的空虚被他填满了,阴道紧紧地裹着他的阴茎,不知道是不想他乱动,还是不想他离开。第一次被他如此强硬的插入,阴道似被撕开一样,到很快又被那快感掩盖去了,明明刚刚还是很温柔的,但是这感觉好似更加的刺激。

  「啪,啪,啪」他又使劲抽插了几下,之后他环着的手向上用了,我的下体被提了起来,双手勉强撑起,随着他向一边转动方位。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心,当挺下来时,我再次趴了下去,而此时的我们,正对着阳台的方向。或许,是在公公婆婆的面前吧。

  「嗯…啊…嗯…啊」还晕乎乎的脑子,还没发觉这些的时候,阴道里慢慢退去的阴茎,让我感到失落,当再次挤开插进来的时候,又让我感到满足和舒缓,脑子渐渐被这样充斥了。

  不再是刚刚那般粗暴,现在又很温柔的在身后前后挺动了。我也随着他的节奏轻轻摆动身姿,发出满足的声音。他松开环在腰胯间的手,俯下了身,双手握上了我的乳房,开始揉捏着,渐渐加快的抽插,还有我的叫声……一会儿后,刚刚还在揉捏着乳房的一只手,放开了乳房伸前抚上了我的脸。我知道他想做什么,所以我的头就顺从着他的手向后转去,和他亲吻。

  「啊……不要,不要,快放开我,快放开我,放开我……」只是,原本沉醉于这,满眼欲情的我,准备转过头去,和他深深拥吻的。但是,刚刚还满眼欲情的我现在却瞳孔缩了起来。因为,我看到刚刚被平躺在身后边的老公,应该在不久前翻过身子,向着阳台爬去,只是爬了不远,昏死过去了。没错,我现在看到的是老公已经昏死过去了,感觉到老公在哪孤单和绝望。

  被浓浓的恐惧包围的我,剧烈的在挣扎。我怕,万一老公他…我该怎么办……

               【174】

  「妈妈,妈妈,为什么爸爸还不醒来啊。」

  「因为爸爸他生病还没好呢。」

  「那,妈妈,妈妈,爸爸什么时候才会醒来呢,小吉想爸爸和我一起玩。」
  「爸爸很快就会醒来的了,到时候就会和小吉一起玩的。」

  「真的?!」

  「恩,真的。爸爸肯定会听到小吉的话而醒过来的。」

  「小吉,在这里等妈妈一会。」

  「妈妈放心,小吉会好好地看住爸爸的。」

  耳边传来人的交谈声,渐远的脚步声,吱吱的床声,风吹拂而过树叶的「沙沙」声,还有鸟叫的声音……

  我尝试着睁开眼,只是觉得眼皮好沉,没能睁开。不久后,有脚步声慢慢靠近。我感觉到有双手,轻轻地解开了我的衣服,之后,身体感到湿湿的轻柔后,衣服再次穿好。这一串的动作,是那么的轻柔那么的熟悉。

  「啊,妈妈,爸爸他醒来」

  「啊…医生,医生……」

  不知道是喜悦的光明,还是刺眼的苍茫。又再尝试了几次后,我睁开了眼睛了。但是一时不适应,我又闭上了,之后才慢慢地睁了开来。眼前看到的是白色的天花板,和一双睁着大眼睛看着我的稚脸。之后,那拥有大眼睛的小孩向着一边的人高兴地开口说着话,房间里顿时就有些乱哄哄起来了。我没有机会他们,只是转着眼睛在看着着陌生的环境。

  「医生,医生…醒了,醒了……」

  「是是。我知道了,别激动,让我先看看他的情况怎样。」

  门口走进了位穿着白色大褂的中年男人,安抚下那个有些激动的年轻女人后,向着我姓了过来。

  「嗯,醒来了啊,听到我说话吗?」那医生坐到身旁的椅子上,看着我问道。
  「嗯……」我看着他一会,用有点沙哑的声音回到道。

  「嗯,听觉没什么大问题,也能开口回答,只是喉咙有些沙哑,修养段时间就会好的了。你有没有觉得身体有什么不适的。」

  「手脚好似没什么力气,头有些晕」我试着抬了下手脚动动身子,发觉只是手脚有些乏力,而且头有些还不清醒。

  「趟了那么就,没力很正常。你看看这是多少只手指。」医生伸出3只手指出来。

  「3」

  「嗯。……那你记不记得清些东西和事情,比如她是谁,还有你的名字什么的」那医生点了下头,之后好似在想着什么,然后指着在一旁拉着小男孩的手在那着急的她,有指了指我问道。

  「……不,不记得了……」我闭上眼想了会,发现自己什么都记不起来,那个女的是谁,我又是谁。

  「嗯,这样啊!」医生转了下身子,招了下手,示意她们过来一下。

  「身体上没有什么大问题,再稍微留院观察一段时间就可以出院的了。不过身子要补回来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,所以会比较虚弱。而且…有个比较坏的消息是确定了,他失忆了。不过放心,这种情况算是大幸的了,至于记忆,或许以后会恢复,亦有可能不会。就是这样,我先走了,你们聊聊」说完那医生就起身离开了。

  「你……你没事吧,还有那里不舒服的。」那女的坐到那椅子上,看着我,一脸激动,高兴,紧张地看着我。

  「你知道我是谁吗,还有,一直都是你在照顾我的吗,你和我有什么关系。」
  「你…你叫徐建,是我老公,而我…我是你老婆,他是我们的儿子,叫徐小吉。」她低了下头,仿佛有些失落一样,然后看着我的眼镜说到。

  「爸爸」我看着那小男孩抓着我的手指,紧张地小声喊了我。

  看着眼前的一切,我也不知道……

  接着,我留院三个月观察检查。在三个月里边,看着她们,和她们不断接触,心里满满都是开心和幸福。或者,我们本来就是夫妻,还有着一个可爱的儿子。因为这幸福的感觉,我相当熟悉,即使我记不起以往的事情。

  三个月的留院观察后,发现已经没有什么问题后,我们办理了出院手续后,搬回家里去了。开始再次适应新的生活……

  这一晚,不知道怎么了,老婆她先关了灯才去浴室洗澡。我趟在床上,看着窗外的夜色,等待着老婆一起睡觉。在我差点睡着的时候,身旁的被子掀开了,一个身子窜进了被窝里,我也稍微醒神了下。原本还想着和老婆说声晚安的,只是当老婆抱着我的手臂时,我错愕到忘记说了,就这么看着她,微微笑了下。
  被老婆抱着手臂是,才发现,原来她没有穿衣服,手臂被夹在还有着湿气的两个大乳房中间。看着老婆羞得低着头不敢看我,我不自觉地笑了。

  「老婆怎么了」

  「我…我……我知道老公身体还是很虚弱,但,但是…今晚,可以让我就这么抱着你睡吗?」

  「你想要?」

  「不……不,就这样就好了,你的手借我就好了。」

  「嗯」我侧过身子把她抱入怀里。

  被抱着的手,触到有些热热鼓鼓的阴户上,稀疏的阴毛,刺着手有些麻麻痒痒的感觉。没想到老婆会拉着我的手去她的哪里,或许是,太久了……

  老婆拉着我的手,轻轻的抚摸着她的阴户,划开两片阴唇。哪里已经湿润了,我感觉的到。手就这么被抓着来回抚动,之后按压上那已经冒头的阴蒂上,轻轻地摩擦。一会后,老婆口中漏出了细微的「嗯,嗯」声。手指被一个温热有湿润的东西抱紧着,原来,老婆将我的手指插进了她的阴道里了。感受在手指在老婆的阴道里进进出出,里边越来越热,手也被沾湿了。就这样持续了一会,老婆拉着我的手在急速抽动,身子也向后弓了起来,不一会的又靠回我的怀里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。我看了看老婆,又看着着黑夜里看不清的天花板发了会呆。耳边传来老婆均匀的呼吸声,才发现,她已经睡着了,我抱紧她,我睡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 【175】

  「爸爸,爸爸,你说过醒来就会陪小吉玩的,小吉要去游乐场……」儿子跑过来,扒在我的腿上向我撒娇。

  「小吉……爸爸身体还没好呢,游乐场等下次再去,好吗。」老婆走过来,对儿子说。只是儿子的眼巴巴地看着我。

  「嗯,可以哦,没事的老婆。」看着儿子这么看着我,我也不想这么拂了他。
  「爸爸,爸爸……」看着老婆还有儿子在哪玩的很开心,我也笑的合不拢嘴。虽然打多时候我也只能陪她们玩些普通的游乐设施。但是一家人还是非常的高兴。
  「气球气球,妈妈,哪里有气球,我想要……」小吉看到气球,在哪拉着老婆的手,往着那边去。

  「老婆,你们两个去吧,我坐这里休息一下等你们。」看着老婆带有询问的眼神,虽然也想着一起过去,只是之前玩的太过了,身体有些累了,所以只能先坐下休息一下了。

  「嗯!那老公你等我一会。」老婆话还没说完,就被小吉拉着远去了。
  在我坐了一会后,我抬头看着眼前的陌生女人。不知道她为什么站在我面前,眼神里满是激动,眼角还有些泪珠在打滚。

  「哇……老公,是我啊,是我啊,老公。我是可心啊,我是可心啊……你醒啦,你终于醒啦,我好担心你啊……」那女人突然扑在我的身上,「哇……」的一声大哭了出来。虽然不知道这女人发生了什么时候,或许是把我认错成某人了吧。看着周围侧目看过来的人开始围过来,我有点慌张地想推一下她,对她说你可能认错人了。她却抬起了头来,两眼婆娑的看着我,抽噎着对我说。

  「你认错人了吧……」我对着她尴尬地说。

  「没有,没有……」看着她剧烈的摇着头,我不知道怎好得向着周围环顾了一圈,看着周围的人开始三三两两地围过来了,而在远处的老婆,也看到我这边的情况向着我赶来。

  「你是徐建,你是我老公我不会认错的。你还记得吗?我们那时候……」虽然被她说出自己的名字确实有点错愕,但是对她所说的,我是她老公,这个让我觉得有些无语。因为你这么一个人跑出来,说出我的名字就说我是你老公,那我现在的老婆,儿子,还有家庭又是什么,所以就想着不去理会这女人的无理取闹。但是,听到她说起,我们从前怎么怎么的,那时候的我们怎么样。虽然觉得她说的应该都是假的,但是我去想的时候,却发觉我自己对她所说的内容里,有些东西好似有些印象,所以我往深地想去。

  可是,当我想去寻找这有些印象的事物时,我觉得头开始痛,而且越来越痛,而那些事物却似是又否。

  「啊……痛……」终于,我忍受不了脑子的疼痛,推开那女人,捂着头摔到地上了。

  「老公,你没事吧……」看到老婆挤开人群,想着倒地的我跑了过来,关心地问道。我没有回答老婆的话,而是一味抱着头在哪喊着痛,脑海里偶尔浮现出一些好似和那女人所说的一些场景。

  「你这女人,怎么还死缠着我的老公,你刚刚对我老公做什么来了,说了什么。」老婆回身对着那个女人吼到。

  「你胡说,你胡说,我才是他老婆,他是我老公。」

  迷迷糊糊听到老婆和那女人对着那女人吼了一句,又关心地对我说没事的,我已经叫了救护车了。之后,我不知怎的晕了过去了。

  等我醒来的时候,我发现自己已经躺在房间的床上了,老婆扒的身边睡着了。
            【176】(小结局)

  那件事之后,已经过去一个礼拜了。听说刚开始的几天,那女人几乎整天都在门外喊着要进来叫我而不肯离开。只是几天之后,不知道怎么了就离开了。可能是老婆下令,让他们都不必理会她。而她在在外边发觉进不来,所以就放弃走了吧。

  「可心……可心」我坐在庭院的长椅上,念叨着这名字,耳边偶尔传来儿子的叫声和笑声。

  「还在想那事啊?」老婆在我旁边坐下,看了我一眼。

  「老婆,我问你,她说的是不是真的。」我没有看向老婆,而是抬起了头看着天空。我觉得她的话可能是真的,不然怎么会听了她的话我脑海里却会浮现那些场景呢。

  好一会儿,发现老婆没有回答我的疑惑,我向老婆望了过去,而她也看着我,两人眼睛就这么对上了。

  「不管她说的是真是假,但是,我只知道,从之前她在一直在伤害你,而且以后或许还会有,因为他们……」老婆看着我的眼一会后,用沉重的口吻对我说。
  「嗯……」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现在,只要不深究,只是想想,脑海里还是模糊的有些印象。但是,看着自己现在的家,我不想去破坏这幸福,所以我压抑着自己不去想。可是,脑子里总有个声音在引诱着迫使着自己去寻找,去破开这层迷雾。总觉的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被我遗忘了……

  「老婆,出了什么事了吗?」看着老婆从身边急匆匆地走过,我关心地问道。
  「……只是件小事,老公不用担心,一会就处理好回来的了。」停下脚步的老婆,回了我话又转身向着楼下走去了。我走近栏杆,看着老婆还有她身后跟着的几人走出。

  …………

  「张可心,你到底想怎样!」看着眼前的女人,我只有一股怒火想发泄。以前相信她,她只是想维系徐建他和被他带回来的混蛋,可以组成一个完好的家,而努力维护着付出,认为她也不是不值得原谅。而且,她对徐建还是深深的爱着,我也不想去破坏,让徐建更加怨恨我…对于她当时的感受我也有所体会,只是,徐建选择了她……可是,她为什三番五次伤害了他后,还能够如此厚着脸皮追着徐建不放,她到底想怎样。若然不是怕徐建恢复记忆后知道,我真的想,就这么让她们消失于这世界上……

  「我,我只是想来看看自己的老公,看看他还有没有事……」没有理会我的怒火,她还镇静的看着我。

  「她向法院申请的探望令,理由是老公受伤在他朋友家里休养,而他朋友却阻挠她去探望。这是申请令,我也没想过会是这里,我也只是按命行事……」当我准备赶她走时,旁边走近一位警察,向我递来一张纸令歉意地对我说。

  「真没想到还有这个……」我看完那张申请令,递还给他。

  「也就这一次。希望你不要再做出伤害徐建的事,不然……哼,跟我来」站在那看着她,思量了一会后,我对着她说。之后转身往回走了。

  看着不一会又回来的老婆,身后还跟着那天看到的那个女人。只是和那天相比,明显画了淡妆,显得有些亮丽,不似那天看到的那般憔悴。

  一会后她们上了楼向我走了过来。我明显地看到,那女的看到我后,眼神就变了,眼中有着激动,高兴,还有思念……

  「因为有些原因,我同意了她见一下你,老公你认为……」老婆走近我,小声地对我说,似在询问我,或许我摇摇头,老婆就会立马赶她走吧。

  「嗯」我没等老婆说完,就打断了她。其实,我也想和她聊聊,因为我也想知道过去,和一些事情,所以我答应了。

  「我们到那边单独聊聊吧」

  「可是……」当听到我要和她去那边谈话,老婆担心了起来。

  「没事的,不要担心,我只是想单独问她这是,聊一下而已。」不知怎的,我将她拥入怀里,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。而我留意到她看到我这一动作时,眼里流漏出失落和忧伤,眼神接着就暗淡了下去。我看着她,心情也有些暗淡了下来。
  「我们过去那边吧。」她跟在我身后,低着头一言不发。当我在楼梯边停下来的时候,她也停下脚步。

  「你找我还是想和我说上次的是吧?」

  「上次和你说的话,你有没有记起来了」

  「只是有些印象……」

  「那你记不记得……(额……这个内容还是读者自己脑补一下吧)」

  听着她的话,我脑海里又再次随着她的话而浮现出一些新的记忆,不自觉地随着她的话向着更深出去回想。但是,我却突然捂着头,一副痛苦模样。

  「你记起来了是不是,你记得了是不是……」她突然拉着我的手剧烈的摇动,我只有一脸痛苦地摇着头。之后她放开了我的手,老婆也止住了冲过来的动作。
  「是了,是了,你看看这个,看看这个……」她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,从包包里掏出手机,划动了几下将手机递给了我。

  「啊……啊啊啊啊啊啊」看着手机屏幕播放着的东西,看了一会后,我脑子好似炸开一样,丢掉手机,双手死死地捂着头在摇晃。

  「你到底给他看了些什么!!」老婆看到我突然痛苦地捂着头,立马从过来拉开了她。

  「啊……」

  「嘭嘭嘭……」

  在老婆冲上前去拉她的时候,我捂着头向后倒,之后一脚踩空了。她们两察觉后伸手过来想拉着我,只是已经迟了。

  …………

  被冷冰霜突然拉开,有点不知所措。突然看到老公向下楼梯倒入,吓得我俩立马伸手前去拉他,只是却没有拉到。

  之后,她让人抬起老公,自己驾车去医院了。看到老公那摔下去吐血昏迷,我现在心乱七八糟的。我打电话喊来思建,让他载着我跟了上去。只是当我们去到医院的时候,却被冷冰霜的人拦在了外边。我们试过往里边冲,只是试了几次都没成功。他们十几个人依然拦在那里。虽然我也很着急,但是也只能在这等候了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,等了好久之后,我看到手术室的灯熄了,医生出来和冷冰霜在那说着话。我看到医生出来了,也很想问一下,因为我也很担心老公的情况。

  只是医生又进入了手术室,而冷冰霜却无神地往我们这边走来。

  「怎么样了老公他怎么样了。」看着越来越近的冷冰霜,我没有再理会那些人的阻挠,还是向着她冲去。但是我却被那些人推了回来,倒在地上。思建马上走到我身后扶着我。而她却没有回答我。

  她就这么站在那,好似丢了魂似的,两眼空洞无神的望着前方。

  「现在你们高兴啦,你们高兴啦……」突然她冷冰冰地看着我,或者是我们吧。

  『高兴,为什么高兴,莫非,老公他……』我站了起来,慢慢张她走近,想问清楚老公他现在的情况。

  「都是你,都是你,如果不是你的出现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。」渐渐走近她的我,发现她从包包里拿出件东西,然后指向着思建。

  「小心!!!」当我看清楚那东西的时候,我才知道她拿出来一把手枪。看着她扣动手枪,我向思建大喊,并向她撞了过去。

  「没事吧,没事吧……」爬起来的我,马上走到思建身边,看看他有没有受伤。而被枪声惊动的人纷纷出来了,看向着我们这边。几位医生护士在保安的陪同下慢慢的开始张这边靠了过来。

  「徐建死了,徐建他死了,你们现在高兴啦。」冷冰霜似有点失魂落魄地说道,只是我听到这话的时候,「轰」的一声,好似被雷劈了一样,摊倒在地上,却没有留意到一边思建听到这话时,高兴到露出笑脸。

  「我不信,我不信……让我进入看看,让我进去看看……」

  「我不会让你进去看他的,你们几个留下拦着她,其他人跟着我开。」
  「现在你还是好好照顾你的小情人吧,出殡火化的时候,希望就你一个人来,我不想那个时候拦着你而让他不高兴……」说完她十三人往手术室走去了。而我还坐在地上,一副失去所有的模样。

  一会后,她们十一个人和医生一起推着盖着白布的医床出来了。而我看到她们走近时,发了疯了的冲上去。只是被他们拦着,压向了一边的墙上……

 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家的。反锁了大门,之后自己一个人回到房间里,看着墙上的结婚照。

  我从衣柜里拿了套老公的衣服,走到饭厅,将老公的衣服铺上饭椅上,之后走进了厨房里开始做饭……

  「老公,等一下,我现在就做饭,你已经很久没吃过我做的饭菜了吧。」
  「我今晚可是做了好多你喜欢吃的饭菜哦」

  「老公,给,这是你最喜欢吃的哦,记得要吃多点哦……」

  ……

  …………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完

  (不写啦,不写啦……总是写一会,想一会,工作的时候又在想,等腾开手来时,就又忘记了。发觉身体已经被掏空到只有皮和骨头了。)还有。昨晚蹲在电视柜台那,想着会不会真的会撞破头,但是蹲太久了,腿麻了,还真的亲身试验了,现在头起了个大包,痛的要死。

  再说一下,徐建没有死,可心也没有疯,只是突然间无法接受而已,至于思建,啥事都没。

  嗯……我把一个坏的结局写了,希望大大可以写个美好结局出来。还有啊,希望大大可以把我这个当成番外再接着写下去,或者是类似月老那样,当成是另一个结局的分支做考虑。我不再去改写了,本来就是个打工仔,手停口停。但是却为了写写写,自己消灭了自己许多的脑细胞,生命,还有时间,我熬夜算习惯了,但是我可是牺牲自己游戏时间来写写写,觉得对不起队友。被掏空的身体被掏空的更厉害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补回来。

  啊……额……又忘记要写什么了。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